• <span id="n5e5i"><output id="n5e5i"><nav id="n5e5i"></nav></output></span>

    從“對外漢語教學”到“漢語國際教育”

    2017年7月19日,黑龍江黑河,中國老師手把手教俄羅斯學生仿寫中國“大篆”文字。

     

    2017年7月24日,江蘇鎮江,英國學生展示自己創作的中國畫團扇。

     

     

      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為標志的改革開放,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重要歷史轉折,不僅為我國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帶來了春天,也為漢語國際教育事業和漢語國際教育學科的發展帶來了繁榮。值此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回顧和總結對外漢語教學的歷史經驗,展望漢語國際教育的未來發展,對于漢語國際教育的事業發展和學科建設來說,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1.解放思想,開疆拓土,創建對外漢語教學新學科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來華留學生數量的增長,招收外國學生的院校也在不斷增加。在王力、呂叔湘等老一輩語言學家的共同推動下,1983年“中國教育學會對外漢語教學研究會”宣告成立,標志著對外漢語教學作為一個專門的學科正式創立。到20世紀80年代末,對外漢語教學的學科體系可以說基本構建完成,并取得了四個方面的重要進展。

      一是教學理念的創新與學科建設的發展。在學科理論創新上,呂必松發表了一系列學術論著,其中于1978年提出的對外漢語教學“總體設計”的理論堪稱標志性成果。這一理論就對外漢語教學工作進行了整體的宏觀規劃,為對外漢語教學的理論體系建設奠定了基礎。

      二是國外語言教學新思想和新理念的引進。這些新思想、新理念直接推動了漢語教學方法和教材編寫的創新。在“功能法”教學理念的影響下,國內學者提出了“結構與功能”相結合的教學路子。劉珣、鄧恩銘編寫的《實用漢語課本》就是這一教學理念創新帶來的成果。此后,在語言技能教學理念的影響下,學者們提出了綜合教學和分技能教學相結合的教學路子,《初級漢語課本》《現代漢語教程》等教材就是這一教學理念的具體體現。

      三是“漢語水平考試”(HSK)的研制與推廣。1984年,北京語言學院(今北京語言大學)成立“漢語水平考試設計小組”,研發標準化的漢語作為第二語言能力考試,即“漢語水平考試”(HSK),逐步形成了由低到高的考試系列。HSK考試系列的研制,滿足了世界上不同層次學習者的漢語考試需求,通過科學化的測試使漢語考試具有了更高的信度和效度,對漢語走向世界產生了深遠影響。

      四是對外漢語教學標準和大綱的研制。如《漢語水平等級標準和等級大綱》《漢語水平詞匯與漢字等級大綱》,以及20世紀90年代后研制的《高等學校外國留學生漢語言專業教學大綱》《高等學校外國留學生漢語教學大綱(長期進修)》《高等學校外國留學生漢語教學大綱(短期強化)》等。上述系列大綱的推出,標志著對外漢語教學走上了科學化和規范化的發展道路。

    2.實事求是,立足本體,探索體現漢語特點的學科之路

      20世紀9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對外漢語教學界進一步解放思想,學術爭鳴空前活躍。這一時期,出現了多次學術思想大討論,如對外漢語教學的“文化教學屬性”和“語言教學屬性”的討論,學科性質和內涵的討論,學科理論的討論,以及“字本位”與“詞本位”的討論等。學術爭鳴帶來了學科的進步。通過大討論,人們逐漸明確了對外漢語教學作為“語言教學”的學科屬性。90年代的“字本位”和“詞本位”教學之爭,不僅僅是不同教學方法的論爭,而且也是關涉漢語教學是繼續跟隨西方語言學理論亦步亦趨,還是走一條回歸漢語本質和特點的教學路子的根本性問題。這次大討論體現了漢語教學界對于回歸和探索反映漢語自身特點的教學路子的努力和追求,使人們深化了對對外漢語教學學科特點和特色的認識,體現了對外漢語教學學科的逐漸成熟和學科自信。

    3.改革創新,與時俱進,實現漢語國際教育的戰略轉型

      改革開放與世紀之交的20年,隨著中國的和平崛起,漢語大踏步走向世界,對外漢語教學也實現了向漢語國際教育的全方位轉型。轉型后的漢語國際教育面臨的首要問題是“三教問題”。為解決“三教問題”,2007年,國家漢辦會聚海內外專家學者研制了《國際漢語教師標準》《國際漢語能力標準》以及《國際漢語教學通用課程大綱》,并付諸實施。漢語國際教育標準的建設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新時期的漢語國際傳播不僅需要硬實力,還要憑借科學的標準來建設語言推廣的軟實力。因此《國際漢語教師標準》的制定,不僅為解決海外教師的培養問題提供了參照標準,也為漢語教師培養的本地化和規范化提供了學術依據?!秶H漢語能力標準》和《國際漢語教學通用課程大綱》則為海外漢語教學目標的確立、課程設計、教材編寫和教學方法的改進,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作用。

      在漢語國際教育史上,特別值得稱道的一件大事,就是孔子學院建設。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目前孔子學院已經進入一個全面升級的新階段??鬃訉W院密切結合當地需求,走進海外高校,走進中小學,走進社區,為當地培養了高質量師資,開發了高水平教材,為海外的人才培養和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成為溝通中外文化和促進貿易交流的重要橋梁。

      漢語國際教育的轉型,推動了學科建設的不斷創新。一是學科建設更加貼近服務國家戰略,成為國家實施“走出去”戰略以及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為配合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漢語國際教育在孔子學院的布局上,充分考慮了“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需求,努力為這些國家培養通曉中外語言文化的本地人才。二是漢語國際教育積極參與國家“雙一流”建設,大力加強內涵建設,不斷提升學科質量,努力將漢語國際教育建設成為一流學科。三是在繼承的基礎上,努力實現漢語國際教育學科的創新,學科層次不斷提升,學科研究領域不斷擴大??傊?,學科建設的進步,為漢語國際教育事業的發展提供了有力的學術支持,也大大提升了自身服務漢語國際傳播戰略的能力。

    4.把握機遇,乘勢而為,推進漢語國際教育新發展

      在看到繁榮和發展的同時,我們也要清醒地認識到,漢語國際教育領域目前還存在不少問題和不足。

      第一,作為一個新興學科,漢語國際教育無論在理論建設還是學科自身建設上,都相對滯后,還不能很好地滿足事業發展的需求。這種事業繁榮發展、學科建設相對滯后的矛盾,嚴重影響著漢語國際教育以及漢語國際傳播事業的可持續發展。

      第二,漢語國際教育在學科定位和內涵的認識上一直不夠清晰。有人認為漢語國際教育是一個獨立的學科,有人認為漢語國際教育是一個語言學與教育學的交叉學科,也有人認為漢語國際教育的主要任務是傳播中國文化。認識上模糊不清,學科發展就難免方向不明。

      第三,孔子學院在“中國威脅論”和“冷戰思維”的思潮影響下,正面臨文化的沖突和挑戰。面對這些沖突和挑戰,學術界還沒有貢獻出切實可行的應對策略。這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今后孔子學院的建設和可持續發展。

      第四,新時代對漢語國際教育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如漢語國際教育如何服務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如何為漢語國際傳播戰略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學科支持和服務等,都需要我們進行深入的理論思考和實踐探索。

      為此,我們認為,當前的漢語國際教育亟須強化學科建設。在學科定位上,應該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通過繼承和轉型,重構漢語國際教育的學科理論體系。這里所說的實事求是,就是不拘泥于傳統學科理論的框式,繼承對外漢語教學的學科基礎理論,根據漢語國際教育的現實需求,進一步拓寬學科范圍和研究領域,實現漢語國際教育學科的重建。學科的定性、定位明確了,學科建設才能方向明確,健康發展。

      加強漢語國際教育學科建設,有兩個方面的現實意義。一是為漢語國際教育事業的發展提供有力支撐。目前,漢語國際教育“三教問題”雖然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但是海外教師教育問題、漢語通用教材和國別教材問題、針對不同教學對象的教學模式問題等,都是亟待研究和解決的問題。作為學科,漢語國際教育理應為解決這些問題提供方案和對策,為推動這些問題的解決作出貢獻。二是為了更好地服務國家戰略,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目前,國家在孔子學院布局上,正在調整重發達國家、輕發展中國家的格局,力求與國家“一帶一路”的產業布局進行有效對接。當此之際,漢語國際教育作為學科,應當主動作為,積極助力孔子學院建設,通過漢語教學與職業教育的結合,與“一帶一路”相關中外企業合作,培養更多知華友華的應用型人才,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事業中進一步彰顯自身價值。

      改革開放40年來,“對外漢語教學”已經發展成為以“漢語國際教育”為名稱的新學科。這不只是學科名稱的轉換,也反映了學科內涵的更新和提升。更為重要的是,歷經40年的洗禮,漢語國際教育學科正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大好發展態勢,形勢令人鼓舞,這一切都受益于國家的改革開放政策。在新時代里,漢語國際教育無論是作為事業還是作為學科,都將面臨更多的機遇和更大的挑戰。讓我們珍惜機遇,改革創新,攻堅克難,努力把漢語國際教育這項國家和民族的偉大事業不斷推向前進。

     

    草莓影视在线观看视频_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_草莓丝瓜成视频人APP色版